销售热线

销售分机:(86 021) 64606618

销售手机:(86 0) 13770002008

销售邮箱:saleforenms.com

服务热线

服务分机:(86 021) 64606608

服务手机:(86 0) 13770002008

服务邮件:serviceforenms.com


销售Q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服务Q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查看新闻
 

摩卡诉北塔凸显本土IT运维软件市场乱像

 
时间 :2014-02-24 15:32:08 点击次数:3011  
 

 文/陶美坤

  摩卡北塔 诉讼疑云

  点击开摩卡BSM官方首页,不断切换的10张Banner图片中,一半都在或明或暗的突出“抄袭”可耻。而被摩卡指责抄袭的公司,是来自上海的北塔软件。

  2009年10月下旬,摩卡不指明道姓,高调指责某家来自上海的同业对自己进行了抄袭;10月底,摩卡指责北塔抄袭其软件界面,并且宣称已经在上海起诉北塔,一切有待法律公正的判决。

  随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,吵吵嚷嚷中,摩卡悄然撤诉。

  据北塔公开的说法,收到诉状后,立即发现摩卡对其诉讼中撤除了一套图片,撤消了此前在媒体舆论上的一半指控。北塔指责摩卡诉讼纯粹为了炒作。并于11月30日反诉摩卡。之后的一段室内,摩卡数次以收集新证据为名,拖延开庭,直至12月18日悄然撤诉。

  摩卡悄然撤诉后,北塔高调的“九问摩卡”,要求摩卡澄清事实,消除影响。摩卡则随后于12月29日召开媒体见面会,公开驳斥北塔“九问”。矢口否认“市场炒作”一说,并且表示北塔不够分量和摩卡炒作,要炒作的话摩卡不如“直接向IBM、 HP等厂商发起诉讼,更容易一些成名。”

  就在北塔和摩卡大打口水战的同事,业内有传闻,摩卡对北塔的诉讼,09年年中时某大学项目的竞标是直接导火索——在09年年中某大学的一个项目中,摩卡和北塔是最后的竞标者。当时摩卡已经几乎中标,但最后的结果却是项目流标,摩卡和北塔均未签下此单。流标的原因据说是因为有人到大学项目负责人处 “捅刀子”,致使项目负责人认为摩卡不具备实现的能力。

  “我们并不希望大家更多关注在摩卡软件对北塔的诉讼上,而是希望大家能够更多的关注IT运维市场。”不过,当比特网ChinaByte 向摩卡相关人士求证这一说法时,摩卡方面负责人对这件事情进行了否认。

  比特网ChinaByte在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后发现,无论摩卡和北塔间的过节是真是假,相关传闻却并非空穴来风,而是有深刻现实依据的。在IT 运维市场特定领域中,“捅刀子”的事件并非个案。

  竞争激烈 市场乱像

  IT运维市场如果细分,可以分为面向计算机网络的IT运维管理和面向电信网络的IT运维管理,两者对象虽然不同,但是其解决问题的总体框架是一致的,主要功能是为信息系统与网络的安全、稳定和高效运行提供技术保障。北塔和摩卡的主要业务,严格来说是IT运维市场中面向计算机网络的IT运维管理市场。

  这一市场中,一线阵营基本都是业内国际巨头,BMC Remedy & Patrol、IBM Tivoli、HP Openview和CA Unicenter为主要的软件产品,微软在其中也有自己的Microsoft Operation Manager。

  二线阵营中,外资典型代表如日立 JP1、NEC MasterScope等。JP1和MasterScope在全球市场也是比较主流的软件产品,但是他们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和相对低调的缘故,在市场规模上相对一线阵营产品落后不少。

  本土厂商则以神州泰岳、亿阳通信、直真科技、游龙科技等企业为代表,这些公司在金融、电信等领域的项目实施中,深入的理解了本土客户运维管理需求和业务特点,并且融入产品和服务中,逐步形成了市场优势,有着较大的市场规模和较为成熟的产品。

  二线阵营中,紧随上述两部分企业的则是类似泰信、摩卡、北塔、广通信达、网强等企业,这些厂商在市场规模和产品成熟上均有一定的优势。

  三线阵营中,则由全国近百家不知名的相关软件厂商所组成。

  “一线的带头大哥们,产品功能强大,且非常细致,甚至于和厂商的ERP、CRM哪些系统都可以做很好的结合。但是面临的问题就是价格昂贵,基本上如果项目金额少于百万,他们很少会有兴趣。”来自上述一线阵营厂商中的一位软件工程师李明这样向比特网ChinaByte 透露。“而随着国内部分企业、政府信息化建设的逐步成熟,对IT运维管理也有需求,他们没有钱去上一线阵营厂商的产品,也不需要功能那么强大的产品”

  由于IT运维市场面向的客户信息化程度相对较高,如电信、金融、能源行业内的大中企业和政府、教育、医院等,这些客户在各自领域内市场集中度高,处于相对强势地位。IT运维厂商较多且相互竞争,则进一步提升了客户的话语权,降低了IT运维的议价能力。

  竞争的激烈,生存环境的恶劣,自然导致了厂商“小动作”不断,出现“刀客”也是大环境使然。

  IT运维市场客户与软件厂商的高黏性,则加剧了“刀客”出现的理由——由于IT运维管理提供商要通过较长的时期定制开发和实施,为客户搭建体系相对复杂的IT运维系统。这套系统的运行效率依赖于软件厂商对客户业务的深入理解,也导致IT运维管理系统的更换成本较高。

  客户在IT运维方面的投资规模越大,服务周期越长,其对解决方案提供商的忠诚度就越高。

  “这个市场很容易出现重销售,轻产品、轻实施的问题。” 李明在加入一线阵营厂商前,曾在某国内二线阵营的厂商中担任研发骨干。“前几年的二线阵营中,有那么两、三家厂商就是这样,打单靠忽悠,签下来后却又很难实现当初的许诺,一度搞得用户怨声载道,对中国本土IT运维软件厂商的整体信誉伤害很大。这几家厂商,现在依旧在这个市场中,因为这个过程的实施环节时间不短,等到用户发现达不到目标,往往为时已晚,只能被厂商所‘绑架’。”

  而创业板第一股的神州泰岳在其招股说明书中,清晰的将“客户对国内IT运维管理厂商的认同度有待提高”列举为影响本土IT运维管理市场发展的三大不利因素之一。

  概念炒作 被指过火

  比特网ChinaByte在走访中还发现,本土市场的概念炒作过头,也为较多业内人士所诟病。

  前面提到过,IT运维市场可以分为面向计算机网和面向电信网络两大块,而业务服务管理(BSM)相关产品与服务则是面向计算机网络的IT运维管理市场的主要组成部分。为较多业内人士所诟病的,正是对BSM理念的过度炒作。

  “在国内的市场中,谈到IT运维就是BSM,这点上摩卡功不可没。”某IT运维软件厂商市场总监吴伟半认真半调侃的对比特网ChinaByte 表达了他的观点。“最早将BSM的理念引入IT运维管理的是BMC于2003年提出的观点,随后这一理念得到市场认可,包括IBM、 HP在内的厂商也都引入了这一理念。”

  BMC很少能关注到中国比较本土且需求相对不是那么高阶的客户,更不要说去向他们普及BSM的概念。在中国本土市场中,BSM概念普及和客户教育中,摩卡是最主要的生力军。

  在摩卡如暴风骤雨般的持续宣传攻势之下,很多用户都将IT运维管理和BSM联系了起来,也让摩卡的MochaBSM软件成为业内公认近几年成长最快的产品,摩卡也被业内公认为市场炒作能力最强的厂商之一。

  炒作,同时也是一柄双刃剑。在BSM的问题上,似乎尤其是这样。

  不少业内人士坦言,摩卡的市场推广很厉害,让很多客户一下子接受了IT运维的理念,也认可了摩卡的BSM理论。但他们也强调,BSM相对来说是 IT运维较高的水平,是否适合中国的初级用户,是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。

  ITIL(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frastructure Library)是一套帮助企业搭建基础IT架构的框架。它起源于1980年代的英国计算机和电信中心,为拟定一套标准化的IT管理流程,参考并汇集出了业界IT管理最佳实践而成,包含服务提供 (Service Delivery)和服务支持(Service Support)。据IDC针对部分样本企业的调研结果,企业在导入了ITIL后,IT人员生产力提升了53%,效率提升了26%,IT系统当机时间缩短了31%,整体ROI高达1296%。

  ITIL于是在业界形成一股热潮,但企业要带入ITIL但是依靠简单的规范或者标准时不够的,还必须通过适当的方法论来辅助,如IT服务管理 (IT Service Management,ITSM)或者业务服务管理(Business Service management)。

  简单来说,BSM能够帮助企业从业务角度出发管理IT,超越传统的管理模式。它是一套能够联系并且降低IT和业务间鸿沟的方法,通过专注于客户需求,让IT部门能找出复合这些需求的最佳方式,并明确的以业务绩效来考评所提供的服务,这个过程就是BSM。

  泰信科技营销副总宋毅在此前接受比特网ChinaByte专访时曾经以泰信APEX系列产品举例说明,IT运维要面向服务,有三方面的主要内容。

  一是要让IT运维为业务服务,IT运维的终极目标是支持业务的发展,需要人员和技术结合起来,泰信综合运维管理平台OSS Works给企业用户更多支持;二是业务依存于IT系统,因此要让用户能实时了解IT系统和业务系统运作情况;三是采用智能化流程引擎,让用户能自由的按业务定义流程,把人员、技术、流程完整的串起来,使IT系统为业务服务。经过这三步后IT运维平台才能真正面向业务,为业务服务。

  Gartner于2004年公布它在针对大量企业调研基础上,总结出的IT基础架构管理成熟度标准。在这以标准中,Gartner将IT基础架构管理成熟度从Level 0 – Level 4分为5个等级。其中Level 2是一个分水岭。从Level 0 到Level 2之间的差异是从救火到预防、从被动到主动、从分散到集中管理、从混乱到责权明确。

  “我们所针对的这个市场中的客户,如果用Gartner的划分方法,IT管理多停留在Level 2以下,很难去试试ITIL,乃至ITSM或者BSM之类的理念。”吴伟这样表达他的质疑。

  理性看待 概念理论

  日立信息系统(上海)有限公司总经理森保治对目前的本土市场也有类似的看法,他认为对很多企业过早的抛出ITIL等高端概念,反而会产生问题。对待这类概念,更加应该将它作为一种学说或者理论去看待。目前本土企业的 IT建设水平和国外情况还纯在一定差距,如果本土企业打算全部都参照ITIL这类高端概念的方式去做,可能公司内部的经营架构都要发生改变,这是很多用户根本无法做到的。森保治认为,这时候最好的做法反而是借鉴和自己类似公司的成功经验即可。

  金道网络集团的CEO邓皓文也向比特网ChinaByte表达了类似的观点。邓皓文表示,IT运维管理服务的关键,并不是软件做的好。如果以大家熟知的ERP管理软件为类比,SAP、IBM、Oracle等软件厂商的成功,并不仅仅是软件做的好,更重要的是有大量管理实践经验,他们对管理流程和业务知识的积累,才是最核心的。

  “和金道相比,IBM的服务管理经验可能是有事,但IBM价格太昂贵,功能太多。运营管理最重要的是,能够将客户需求、业界趋势以及最新技术相结合。金道之所以请到加藤恒雄先生,是因为他在运营管理上有丰富的经验,我们把经验浓缩出来,最后成为我们的服务台,集成相应的工具和知识经验,去帮助我们提升客户的运营管理水平。ITIL是一个最佳实践,我们的专家经验也是一种实践,这都不冲突。在IT运营管理中,发现问题的方法和能力大家都差不多,但是解决问题考的是什么,你的经验和方法,这才是最核心的。” 邓皓文这样表达他认为的IT运维管理服务核心。

  金道网络是一家专业从事IT运维管理服务外包企业,邓浩文介绍的加藤恒雄,现在是金道的副总裁,此前供职于全球最大IT服务提供商之一的富士通,拥有30年以上的IT运营管理工作经验,是富士通Global Managed Service业务的创始人之一。

  “我倒是不觉得摩卡提BSM的概念有什么问题。”李明向比特网ChinaByte表达了不一样的看法。“BSM是一个长期的目标,我们最后要通过一系列的改变去实现BSM。”

  不过李明也强调,要实现BSM,企业最重要的还是人员以及流程的导入,各个厂商所介绍的工具软件只是一种更好的辅助。工具软件的使用,真正的目的应该是简化相关人员的操作,确保相关人员按早既定流程行事以提升整体效率。

  虽然摩卡一再否认诉讼北塔是为了保护捍卫自己的权益,而非炒作。但在比特网ChinaByte采访中,受访的业内人士多数认为摩卡是炒作的成分居多。

  吴伟认为,几乎所有的IT运维厂商,都宣称自己是遵循了ITIL规范、BSM理念等等。而ITIL和BSM,都有公开的规范文档,没有什么秘密可言,既然大家都是基于这些共同理念的而编写出的软件,界面会有相似之处并不奇怪。

  他以炒股软件作为类比,炒股软件的数据来源都是上交所、深交所,处理这些数据的波浪理论、K线理论也都是公开的,几乎所有股票的软件界面看上去都大同小异。

  对摩卡“要出名不如告IBM、HP”的论调,吴伟也并不认同。他认为如果摩卡状告一线阵营的厂商,结果很大可能就是一边倒。胜负立现,就像一阵风就过去了,很难有持续传播相应,可能出现在媒体上的就是一条简单的新闻。

  “只有告北塔这样的厂商,才能达到很难分谁是谁非的效果,获得持续的炒作,你看看你们媒体不都动起来了么?前几天我在百度只要一打‘摩卡’两个字,紧跟着的自动提示连起来就是‘摩卡 北塔 官司’。如果是从炒作的角度来看,摩卡和北塔无疑都是赢家。”吴伟这样表达他的判断,“但是要解决本土IT运维市场的难题,不是依靠一两次炒作就可以解决的。”

  注:应受访人要求,文中李明和吴伟均为化名